第十四品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了義集註 】

第十四品 離相寂滅 離諸形相 自得寂滅

 

【原文】:                 文/悟覺妙天禪師 編註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

言,希有,釋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

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釋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

信心清淨,即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釋尊,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釋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

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

人即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無我相、無人相、無眾

生相、無壽者相。所以者何?

 

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

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佛告須菩提,如是如

是,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

人,甚為希有。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

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是名忍辱

波羅蜜。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

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

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

、壽者相,應生嗔恨。

 

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

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是故須菩提,

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

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有

住,即為非住。是故佛說菩薩心,不應住色布施。

 

須菩提,菩薩為利益一切眾生故,應如是布施。如來說

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須菩

提,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

語者。須菩提,如來所得法,此法無實無虛。須菩提,

若菩薩心住於法,而行布施,如人入闇,即無所見。

 

若菩薩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光明照,見

種種色。須菩提,當來之世,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能

於此經受持、讀誦,即為如來。以佛智慧,悉知是人,

悉見是人,皆得成就無量無邊功德。

 

【註】:

當時須菩提聽到佛為他說的金剛經,大徹大悟而感動得

痛哭流涕,向佛說,世上最偉大、最尊貴、最稀有的師

尊,佛說這樣無上甚深微妙法經典,弟子過去所得到的

慧眼,沒有看過、也沒有聽過如此殊勝的經。

 

師尊,如果再有人聽到金剛經,信心清淨,就生實相,

應該知道這人成就第一稀有功德。師尊,所謂實相者,

就是非相,所以如來說,名實相。

 

為什麼須菩提會認為實相是非相?雖然說的是實相,實

質上還是有名相的實相,所以佛說實相就是非相,是名

實相。須菩提繼續說,師尊,弟子今天聽到最殊勝的金

剛經,對弟子來說,信解受持奉行,不會很難。

 

如果當來世的人,五百年後有人聽到金剛經,就信解受

持奉行,這個修行人,就是世上第一稀有。什麼緣故?

這修行人已經沒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這怎麼說?我相就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也

是非相。什麼緣故?離一切諸相,就是名諸佛。當須菩

提聆聽佛為他說法後,深深的有所開悟,就向佛表白以

上的大道理之後,佛說,你說得真對,如是如是。

 

佛接著說,如果又有人得聞金剛經,能相信如此的殊勝

,不驚嚇、不恐怖、不畏懼,這人實在是很稀有。這段

經文,要解釋一下,大家會說,為什麼看到這麼殊勝的

金剛經,難道還會有人被驚嚇,覺得恐怖、畏怕嗎?意

思是說,金剛經經義殊勝得沒有被嚇倒,不驚不怖不畏

,是對金剛經殊勝而驚嘆的形容詞。

 

師尊又問須菩提什麼緣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

即非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須菩提,忍辱波羅蜜,

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何以故?

 

這一段經文,佛為什麼說第一波羅蜜即非波羅蜜?所謂

第一波羅蜜就是六度波羅蜜中的第一項「布施波羅蜜」

。布施波羅蜜是要去行布施的,有三項布施,法布施、

財布施,無畏布施,而不是光說不做的。所以佛說,第

一波羅蜜即非波羅蜜,是名相波羅蜜。忍辱波羅蜜,即

非忍辱波羅蜜,是名相波羅蜜。忍辱波羅蜜是要做到無

生法忍波羅蜜,而不是空談,所以忍辱波羅蜜,如來說

非忍辱波羅蜜是名波羅蜜。

 

佛說,須菩提,師尊在過去世,被一個凶惡殘暴的歌利

王割截身體,師尊當時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什麼緣故?師尊以前在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

、眾生相、壽者相,應該會起嗔恨心。

 

須菩提,師尊又想到五百世作忍辱仙人,師尊在那一世

,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須菩提,菩薩

應該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該住色

生心,不應該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若心

有所住,則為非住。所以,佛說,菩薩心不應該住色布

施。須菩提,菩薩為著利益一切眾生故,應該不住色布

施。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

生。

 

在前面的這一段經文,有幾句佛說的話,比較難懂,就

像前面左右放兩個水杯,其中右邊的杯裝滿水,左邊的

杯是空的,有人把右杯水倒進左杯水,再從左杯水又倒

進右杯水,你說這一杯水,是應該裝在右杯對,還是左

杯對。其實,倒來倒去的水,還是原來的水。這左杯水

和右杯水是名相差別,唯一不差別的,就是裡面的水,

仍然是原來的水。

 

佛說第一波羅蜜即非波羅蜜,「即非」應該當作「就不

是」來解釋,整句是第一波羅蜜就不是波羅蜜,前面也

說明過,第一波羅蜜是布施波羅蜜,是要去行布施的,

是務實的,口裡說的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忍

辱波羅蜜即非忍辱波羅蜜,道理還是一樣。

 

佛說到過去世,曾經被殘暴的歌利王割截身體,故事是

這樣的。有一天,國王和王妃出遊,遊累了,國王就坐

下來休息,就這樣睡著了。王妃們看到國王睡著了,就

四處走動,走在一處洞口,看見裡面有修行人在禪定,

王妃們就走進洞裡看個究竟。

 

原來,洞裡禪定修行的人就是佛,於是王妃們就請佛說

法。佛說,很多人都貪榮華富貴,但是人間的榮華富貴

是一時的,是短暫的,很快就會消失,我們都應該想到

天上的榮華富貴才是永遠的,才是真實的。有智慧的人

,應該早日覺醒,找到自己的師父,教你如何行功德,

如何禪定修行。

 

說著說著,國王已經睡醒來到洞口,看見王妃們與佛在

一起,就大發雷霆說,你怎麼誘騙他們。王妃們同聲說

,他沒有誘騙我們,他在為我們講人生道理。

 

國王就問佛,你是不是阿羅漢?佛說,我不是阿羅漢,

我是在修忍辱波羅蜜。國王一聽,好一個忍辱波羅蜜,

我把你耳朵割掉,截斷四肢,看你如何忍辱。於是拿起

身上配刀,割下佛身上耳朵,並截斷四肢。這時四大天

王大發金剛相,於是暴風雨大作,雷霆萬鈞,嚇壞了國

王。國王就趕緊向佛求饒。

 

佛說,雖然你是暴君,兇殘惡極,我還是原諒你。以後

,不要這樣殘暴不仁,我於來世成佛時,一定先來度你

。原來這位殘暴的國王,就是來世佛成佛的時候,在鹿

野苑初度比丘的憍陳如。

 

好了,故事就講到這裡,接下來再解釋,我相即是非相

,我、人、眾生、壽者相也是非相。非相在這裡應解釋

為不應該有的相,我相即是不應該有的相,我、人、眾

生、壽者相即是不應該有的相。所以,佛說離一切不應

該有的相,則名諸佛,清淨莊嚴就是佛。

 

佛又說,不應住色生心,有人看到一部漂亮的車,豪華

別墅,就想要得到,因為心裡有車,有別墅,就是住色

生心,我想升官發財,也是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

法,是人的根塵,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的六塵。

 

我聽到有人說我的是非,我就不高興,聽到又要大地震

了,就心驚膽跳,日夜不安,這就是住聲生心。有人吸

香煙,吸毒生心,喜歡香煙、毒品成性,是住香生心。

有人喜歡酗酒,中毒成性,是住味生心。有人喜歡到色

情場所,喜好成性,是住觸生心。有人想當國會議員,

想當總統,想成為大富翁,就是意住心,這叫做不應住

聲香味觸法生心。

 

佛說應生無所住心,心無諸相,不起動念,無所住心,

就是本有清淨心。若心有住即為非住,非住是不應該有

住相。如來說一切諸相,即是非相,不應該有的相叫非

相。又說,一切眾生即非眾生,這裡的非眾生,解釋為

不是眾生,因為眾生即是菩提。

 

眾生經過開悟正法修行,可成就菩提,眾生不是永久都

是眾生,所以名非眾生。佛說,須菩提,如來是說真話

的人,說實話的人,說真理的人,不說大話的人,不說

妄語的人。

 

須菩提,如來所得法,無上菩提法,是無實無虛,無有

無空,是中道。須菩提,菩薩心,住於法相而行布施,

這種有相布施,就像人進到黑暗處,什麼都看不見。如

果菩薩心,不住法相布施,對於靈性的無相布施,就像

人有眼睛,看見陽光,看見形形色色萬物。

 

當來之世,如果有善男眾,善女眾能夠受持奉行,為人

讀誦解說金剛經,就可以用佛的神通智慧,全知道這位

受持奉行金剛經的修行人,也可以看見他們都得到無量

無邊的功德。

 

附註:

雖然全部金剛經,都是佛與長老須菩提的對話,但我們

看金剛經的時候,要把須菩提當作自己,而佛就是為自

己開示,這樣與佛相應,就會有不可思議功德,何況那

位須菩提,也許就是前世的自己。

http://www.zencosmos.com.tw/productpic/43489015.jpg

本文摘自「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了義集註」一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關西藥師佛禪寺

藥師佛禪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